MENU LOG IN CART {{currentCart.getItemCount()}}

南僑集團跨世代新品牌「樟之物語」

文章轉載Taiwan Tatler

南僑會長陳飛龍:「默默錘鍊,讓時間給予最好的答案。」,期許「樟之物語」為台灣這片土地再度創造經典

在重新歸零的思考哲學下,秉持著南僑 65 年來豐厚的製皂經驗,天然純粹的成分,七道輾壓工法,歷經三年錘鍊的「樟之物語」,南僑集團會長陳飛龍在專訪中,抱持一塊肥皂打天下的初衷,期許打造代表台灣的國際性品牌。

南僑水晶一直是台灣家家戶戶共同的生活記憶,幾乎陪伴著許多家庭一同成長。南僑成立於 1952 年,水晶肥皂誕生於 1963 年左右,回歸到當初設計的初衷,以及現代生活方式的改變,在人們對肥皂的認知與重視逐漸抬頭之際,奠基於 65 年對於天然油脂的專業和製皂工藝上再次創新,不墨守既定的榮耀,以「樟之物語」再次刷新人們的記憶與認知。

而這重新歸零,並非重頭再來,南僑會長陳飛龍表示,當初製作水晶肥皂,主要的用途是「洗滌」,把所有清潔的條件皆囊括進去,連洗滌者的手都顧及到了,因此才有「不傷玉手」的特色。沒想到不少人真的拿它來洗頭洗手,擁有深刻的國民情感記憶。然而從回設計的本質,水晶肥皂仍須回歸到「清潔」的初衷,長久以來他有種使命感,「做一件事、從事一個產業,都需要一股熱情,以及忠誠。」忠於事物的本質,回歸最純真的目的,但更深一層的思考,則是歷經65年的耕耘,所累積的信任、依賴,與家的感覺,是否能再為這社會帶來屬於台灣原生的創造力,從一位企業家豐厚人生歷練,又回到最初的起點去思考,歷經三年的研發,專為肌膚而打造的「樟之物語」便如此誕生了。

企業版圖橫跨國際,南僑始終深耕於這片土地上,見到韓國採用人蔘、泰國則運用花卉或特殊植物,一系列衍生產品都在國際上立足,「牛樟芝是台灣得天獨厚的產物,是台灣原住民世代相傳、保養強身的秘方」,一般牛樟芝多拿來食用,但南僑卻嘗試將之運用在肌膚上,找到最適合萃取牛樟芝精華的培育方式,經過無數次的實驗、反覆調整,以集團累積的傳承和智慧,不斷重新思考每個環節,從原料素材的選擇,肥皂的基底油脂的選用和比例,配方開發到製作的流程,外觀造型和味道,皆經多次的測試才做到他心目中的標準。

「這不僅是一塊肥皂,更盼望能為台灣打造出代表性的國際品牌,讓全世界認識台灣。」

他同時指出,樟之物語「是為了打造出一個顛覆過往對於肥皂的認知,帶來截然不同的體驗」。如果沒有南僑 65 年的製皂工藝和對油脂的專業累積為基礎,團隊也無法有這樣的創新。製作肥皂的主要成分相當單純,但卻有天然與石化的分別,均能達到洗淨的目的,「天然是肥皂的生命,找出最大的公約數」,水晶肥皂之所以歷久不衰,陳飛龍指出,「水晶肥皂, 是經過相當的一個淬鍊,從歷史文化工法中找取源頭」,即便南僑把配方都公開,但複雜的工序、品管之嚴格、原料又其講究,奠定了領頭羊的角色,而樟之物語在工藝上擁有相同的精神與標準。

不過,樟之物語在傳承之外卻又超越創新、顛覆一般人想像,「對於製皂工藝的堅持,願意投資時間,精心鑽研,配方看似簡單,卻蘊含著職人經驗累積與傳承,三年來只為打造一塊好肥皂」,再者,經不斷實驗下,找到完美的天然油脂比例,進而兼具清潔力和滋潤度。在歷經七段反覆輾壓,嚴謹的工法和深研的態度下,讓皂體像牛樟木一樣扎實溫潤,即使是洗到最後薄薄一片也不易斷裂。同時散發出森林木質香調,滿足視覺、觸覺、味覺等所有感官體驗,「其實許多製程工藝,有時連匠人們都無法具體解釋」,同時也是美食家的陳飛龍如此比喻,就如小籠包為何需要一定的摺數,科學論證是其一,但美味感受卻是主觀。

製皂次序和比例的綜合作用,有時彷如一道道神奇的魔法,比例相同,但不同的次序,皆可能導致不同的效果。歸零再出發做出不同的肥皂,眼光都要看得長遠,「走在一條沒人願意走的道路,創造出市場差異的優勢,時間的投資與人力的投入都是必要的。」 透過設計者的想像、職人厚實工藝與實際體驗,試著滿足每一個人的過程,「樟之物語」站穩在扎實的基礎上,慢慢耕耘,口耳相傳,「南僑始終強調滿足每人不同的真正需求,不希望將之視為一時的潮流或時尚,秉持著穩健踏實的企業風格,為台灣這片土地能夠再度創造經典。至於樟之物語未來是否發展出更多系列產品,陳飛龍則回答,「默默錘鍊,讓時間給予最好的答案。」

文章轉載Taiwan Tatler